Enduro的美国梦—— 与Curtis Keene对话

   2015-10-14 17:41

耐力越野赛(Enduro),这项运动在北美地区相对新颖,但在欧洲已经流行了多年,包括一日或连续多日的山地自行车比赛。最著名的各类Enduro比赛现 在统一加入了EWS(Enduro World Series)体系,这个系列的赛事代表着全球最高水平,采用最完整的赛事标准,也只有EMBA(山地车耐力越野赛协会)成员和车队才可以报名参加。

现代的Enduro比赛有着完善的赛事系统和积分体系。Enduro比赛设计成一种挑战山地车手的技巧、勇气和体能的比赛。在这类赛事中,车手通常要奋力蹬车上坡,但只有在大 量的下坡中才计时有成绩。绝大多数的赛道会按照20%上坡和80%下坡的大致比例来安排路线,在各个赛段的衔接处会安排选手坐缆车或者直接通过踩踏爬坡来 到达每个计时开始点。对于爬坡的计时,组委会会设定一个“关门成绩”,也就是说,不会计量选手的具体爬坡时间,但是选手也不可以过于放松和不重视,因为一 旦过了关门时间,选手就会失去继续比赛的资格。

而在计量成绩的下坡路段,选手要经过较长的连续下坡,依靠良好的技巧和体能,用最短时间去挑战征服最复杂的山地地形,获得最好的成绩来冲击奖牌。各个分段的 总计时最短者获胜。而每个分段都是异常艰苦和漫长,以至于许多比赛会连续进行许多天,这对参赛的选手无疑是巨大的考验。选手除了驾驭着设计一流的 Enduro山地车以外,还要穿戴合适的护具,甚至要带着与速降赛一样的全盔,并要自己背负能量补给和维修备胎,对于参赛所用的车辆器材以及周边装备都是 提出了最高的挑战。技巧、体能、多日耐力、自行车、装备,每一样都必须完美。

Curtis Keene

柯蒂斯2012 年第一次参加耐力赛时,天赋异禀的他就拿下了北美地区耐力系列赛事的总冠军。柯蒂斯在去年的耐力世界系列赛中获得第12名,迎接2014赛季他惟一的战术 就是精益求精,持续改善。他认识到这样的进步超越了车技和体能层面。为了挺进前10,他需要保持稳定发挥;欲达到前五,则要求体能和战术均更上一层楼;但 是,若想赢得耐力世界系列赛的冠军,柯蒂斯就必须不受伤、不生病、一天不休地打败世界上最快的车手。而在今年的EWS系列巡回赛中,柯蒂斯在各个分站赛上 都有上佳表现,刚刚在加拿大惠斯勒结束的第六站上一举夺得第三,总排名一直保持在前十名,并做好了最终冲击排名第一的准备。

尽 管柯蒂斯·基恩已经在过去十年中成为了山地速降界的一哥,从海獭经典赛(Sea Otter Classic)到惠斯勒Crankworx山地车嘉年华,再到美国山地车全国锦标赛(USA Cycling Mountain Bike Nationals),多次站在这些世界级比赛领奖台上的他,终于发现山地耐力赛(Enduro mountain biking)来自命运的真切召唤。 这位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大男孩因为有着好莱坞式的明星脸而被称为山地车界的“美国梦(American Dream)”,也因为他一直在这类被欧洲车手长期霸占着领先地位的赛事中名列前茅。是绰号选择了你,而不是你选择它们,柯蒂斯说:无论我到哪儿, 都躲不掉这个绰号(美国梦)。

柯蒂斯是美国山地车速降界最快的专业运动员之一,他也是最始终如一的车手之一,自从2003年参加专业级比赛以来,他大部分时间都代表闪电 (Specialized)奋战于山地圈。柯蒂斯与闪电的长时间合作关系为他获得了一个令人羡慕的岗位;测试那些于摩根山丘(位于美国加州,闪电总部所在地)最新研制出来的速降车型。因此,对于闪电EVO产品线的研发,柯蒂斯可谓功不可没。专为耐力赛研发的EVO车型(例如Enduro EVO)在设计上会采用比原车型更大的行程,出于下坡操控的要求也会采用更加宽的把横,车架的尺寸以及角度也会有更加偏向于下坡的修改,而牙盘传动部分也 会做相应的齿比修改。

柯蒂斯如果不是在测试这些产品,就很可能跟队友Brad Benedict一起在外面代表闪电美国队(Specialized Gravity U.S.wA.)参赛。2011年,柯蒂斯四次站上Pro GRT系列赛事的领奖台,在海獭速降赛中(Sea Otter DH)获得第八;2010年,在竞争激烈的Crankworx Garbanzo速降赛中夺得第四;到2012年,凡是有大赛的地方几乎都能看到柯蒂斯飞跃的身影:海獭速降赛、惠斯勒Crankworx、法国 Crankworx、国际足联世界杯,当然还有在意大利、俄勒冈、科罗拉多州Winter Park举办的各项耐力大赛。

对话Curtis Keene:

过去的几年中,速降和耐力越野你两者都有兼顾,现在你只专注于耐力越野了,为什么有这样的转变?

因为耐力越野作为一项训练正在迅速发展,尤其是在欧洲,他们通常一骑就是5~8天,看上去北美如今终于跟上时代脚步了。
前 几年,闪电的队员们参加过几个欧洲的耐力赛,回来之后他们就一直念念不忘,说什么“你不得不这么做,这就是未来!基本上是他们说动了我,他们认为我在力量方面有优势,一定会做得很好。于是大家去年小试牛刀了一下,结果相当不错——我赢得了北美耐力巡回赛(North America Enduro Tour),而且接二连三赢得了好几个国际水平比赛的奖杯。

我完全沉浸其中,经过去年的战绩积累,未来的前景渐渐清晰;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我并不是说要放弃速降,但耐力赛的新鲜感让我觉得人生有了一种新的开始。我所有的赞助商都兴高采烈的,几乎全体一致决定2013年我的专宠就是它了。


耐力赛中你骑的是什么车?
车有很多:闪电的Enduro 29或Stumpy 29或Camber。由赛道路面和位置决定的。最常骑的就是Enduro 29。


那出征时你三辆车都要带上吗?
正常情况下我只带一辆车;如果我还没有决定骑哪辆或者还没摸清目的地的赛道是什么样子,我就会多带一辆备着,或者闪电的人会帮我备着。这两辆一定都是我认为表现出众、能够胜任耐力越野的车,然后我就会骑车去探路,实践之后做出选择。

有什么技能是可以从速降赛沿用到耐力赛中的?又有什么新技能是需要用到新训练中的?
它们之间是有交叉的,这一点毋庸置疑。速降赛的举办地点通常是在欧洲,可能有少数是在北美,比如国际足联世界杯的北美站。很不简单。我必须加强健身,因为比赛时会有 漫长的多达几天的赛程等着我,强度也并非冲刺3分钟这一天的比赛就结束了,而是在骑了五六十公里、爬升1500米之后迎来一个5~8分钟的冲刺。这样的比 赛对身体条件的要求是不一样的。
今年冬天,我的训练路数完全不同于过去几年的速降训练。我必须减掉一些体重和肌肉块儿,只为了更灵活高效。然后提高自己的持久性和耐力。我的目标就是让自己具备付出多倍努力就能挨过一天的365bet和爬坡的本钱。


那么,你有没有在做一些特殊的训练来助力从速降到耐力越野的转变?
我采取了间歇训练法。我会出去骑2~3个小时车,期间我会分割出一些3分钟的间歇来练上坡和下坡,30秒上、30秒下。几个月之前我就在做所有的基础训练了,11月、12月、1月我都在花大量时间进行基础健身锻炼,现在的我算是顺利转型,着重提升强度。

你玩速降多少年了?
我启蒙得晚,2002年才开始玩。第一年只是个半职业,第二年成了职业选手。我的成绩都还不错,尤其是在国家级比赛中。虽然我无缘国际足联世界杯的领奖台,不过也还好,它造就了今天的我。

那你有没有打算重燃热火回归赛季?
当然,正如我所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新的比赛场地,新的规则,甚至骑的车都有所不同。
和我一起比赛的这些人,基本上也是这项运动的先锋者,那种同台竞技的感觉很棒。
Jerome Clementz(属于Cannondale Overmountain车队)和其他车手已经在攻克这项运动了,所以现在我要抓紧时间追赶他们——或者他们来追我。大家拭目以待!


跟大家聊聊你的装备,你与Troy Lee和闪电都和合作。你现在从头到脚都相当专业了。
这身装备非常完美,我别无他求。从头到脚的全套装备、自行车、所有的一切。这些年他们(Troy Lee和Specialized)对我一直像家人般贴心,如今有了红牛的加入,更是锦上添花。一路走来,他们帮助我从体能、心理、车技各个方面迅速成长, 好得没话说。我拥有最好的后援支撑,幸甚至哉!

接下来的这个赛季,你的目标是什么?
我真心希翼再一次学有长进。这是我参加耐力赛的第一个赛季,因此将会是一个在比赛中学习经验的过程。我也想这一年都健健康康的,在比赛中表现良好,发挥潜能,我知道我行的。

你所不了解的柯蒂斯:

我有一点洁癖。我喜欢东西都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女朋友表示很欣赏。

我喜欢咖啡、卷饼、薄荷巧克力脆片冰激凌;我有提到咖啡吗?
我小时候是做电工的,大概从12岁开始吧,我叔叔在加利福尼亚的斯考特山谷(Scotts Valley)有一家电气厂,我跟着他学了不少电工和买卖方面的东西,不得不说,我为这些经历感到幸运。
不知怎的,我特擅长Concept 2室内划船健身机,有时我不禁想有一天没准儿练好了去参加这方面的比赛。一坐上这机器我就能以一千米2分57秒的速度开挂……我觉得对于一个外行来说,还不错吧。
那个划船机让我回想到过去,18岁左右的时候我是个97.5公斤的健身迷;特别蠢。
在那个没脑子的年纪,我拥有一辆配备氮气加速系统的福特野马5.0,那可是朋友圈里最酷的东西。不过谢天谢地它被偷了,要不然我很可能把自己作死,迟早的事儿。
在2007年的Crankwork比赛中,我遇到了我的真命天女。大家曾一起散步走过那个村子,总有一天,大家会步入婚姻殿堂的。
我很抵触脸书。我看到很多人迷恋于它,老实说,我害怕变成他们那样。
我讨厌走路,就是讨厌!宁可跑上十几公里也不要走路。
我梦想有一天能够飞一次F-16战隼(美国制造的现代化多功能喷射战斗机)。以两马赫的速度开出去,直接眼前一黑晕过去,多酷!我可能是看《壮志凌云》太多遍了。
我还特受不了有人张着嘴大嚼特嚼。说真的,我不想听到也不想看到你狼吞虎咽的样子。难道小时候没有人教你要闭着嘴咀嚼食物吗?
我至今迷恋着骑车,并且这股热情还在与日俱增。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就是和伙伴们骑车,不论在哪儿。

美国 Enduro Curtis Keene

上一篇:Crankworx 2014山地车盛典精彩瞬间
下一篇:第五届“喜德盛杯”南宁·东盟国际自行车越野公开赛

《365bet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大家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