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弗兰德斯双冠王--古典赛巨星德福尔德退役

   2019-12-03 16:35

“我一点不想知道自己的VO2MAX是多少,那根本不重要。”这显然是一位训练颇为老派的车手,“在比利时锦标赛开始前我通常会去骑Halle-Ingooigem,那之后我就随便溜溜车,在龙瑟赢下比利时锦标赛的时候,我一共也就骑340km的样子,这一套备战方法听起来很不科学,但对我很适用。在训练中我一向如此随心所欲。”下载.jpeg

本月初比利时古典赛巨星斯泰恩·德福尔德宣布退役的时候,在车坛并没有惊起什么波澜,甚至没有什么人意识到,这位老将曾是历史上第六位取得环弗兰德斯两连胜的车手,在他之前取得这一成就的车手是汤姆·布南,而在德福尔德的辅佐之下法比安·坎切拉拉连续赢下2013、2014两届环弗兰德斯冠军,再次完成这一壮举。除此之外,德福尔德曾3次赢得比利时国家冠军,历史榜单上仅次于汤姆·斯蒂尔斯,同时也是比利时历史上第一位同年赢得国家锦标赛大组以及计时赛项目的车手。作为世界上对自行车运动最痴迷、总体自行车竞技水准最高的国家,比利时国家冠军的含金量自是不必说。对于德福尔德而言,他的成就与名气显然并不相匹配。25a764321278f900e99f5421a990184f.jpg

得意少年

“那时我还在骑U23比赛。有一天我家里收到了Mapei车队给我的一封信,让我在车队试训,于是年仅22岁的我前往意大利,同保罗·贝蒂尼、弗朗科·巴勒里尼、米凯莱·巴托利这样的大佬坐在同一张桌子前。”,虽然这次试训之后Mapei车队并没有签下德福尔德,但是他的光芒难以掩盖,年轻的德福尔德从来不会为一纸合同而发愁。

弗兰德斯竞技车队在2002年还叫Vlaanderen–T Interim车队,23岁的德福尔德在这支比利时本土劲旅,开始了自己长达17年的自行车生涯。两年后,德福尔德加入美国邮政车队,来到了德克萨斯州的车队总部,在这里他见到了他的偶像,兰斯·阿姆斯特朗。“早上他突然出现在旅馆,简单地自我先容了一下,还让我不要紧张,兰斯是我职业生涯相处最愉快的车手之一,直到现在我还这么认为。”除此之外,德福尔德还表示,阿姆斯特朗曾说他有朝一日也可以成为环法冠军。“我也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反正现在我再也没有机会去验证这一点了,不过我坚持认为我在环法比赛更有天赋。”0b8ce910ae28da40fa2595525f5eb27e.jpg

在2005年,德福尔德赢得了德帕内三日赛总冠军,并且在环西的大环赛首秀中帮助主将丹尼尔森取得总成绩第七,德福尔德自己则取得25名,后一年环西丹尼尔森第六名,德福尔德11名,而那时候丹尼尔森年仅26岁。

2007赛季,德福尔德在取得了环瑞士总成绩第三名之后,力克布南以及吉尔伯特赢得自己的第一个比利时国家冠军。一个星期后,德福尔德在环奥地利凭借计时赛赛段冠军,从总成绩第四位逆转对手拿下总冠军。火力全开的德福尔德在环西第八赛段的计时赛之后一度登上总成绩第一的位置,可惜在第三周因为生病退出了比赛。这个赛季是战绩彪炳的美国邮政车队的最后一个赛季,车队经理布鲁内尔还曾经在车队解散之际建议德福尔德,“明年你跳过古典赛季吧。”

命运交错

第二赛季刚开始,德福尔德就凭借强劲的TT赢得了环阿尔加维总冠军,连东家快步车队也坚信这位新引进的本国车手可以成为一位大环赛GC,而命运的轨迹却在四月初的环弗兰德斯发生了“偏移”。corvos_00011429-023.jpg

那一天快步车队的主将布南四面楚歌,身陷苦战,当时他身为两届RVV冠军,其他车队应当给他这样的“礼遇”。距离终点还有25km的时候,身着比利时冠军衫的德福尔德在Eikenmolen发动进攻打破僵局,身后的坎切拉拉带领其他热门车手苦苦追击,强力的拉扯让主将集团缩小到六人集团,包括布南、弗莱查、内恩斯以及卫冕冠军巴兰等人。计时赛能力强大的德福尔德保持稳定的配速,通过最后两个爬坡,进入10km拱门的时候,手握25秒秒差。4km后,眼看主将集团无法迫近德福尔德,状态大好的弗莱查从主集团中攻出,一度将杀红眼的比利时冠军追到视线内,但是他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缩小这仅有的9秒秒差,最终德福尔德在弗兰德斯人狂热的欢呼中单飞过线。一星期之后的鲁贝竞技场,布南冲刺战胜坎切拉拉,而德福尔德也取得第七名的成绩。当年环比利时,德福尔德再次凭借计时赛的胜利一举定乾坤,锁定总冠军,而那位落后他一分多钟,取得亚军的年轻车手,正是后来的奥运冠军范阿维马特。

德福尔德本来打算冲击当年环法总成绩前十,但却在比赛开始前生病了。他诚惶诚恐,不敢告诉其他人,他很害怕自己会因此失去再战环法的希翼。“发烧比赛可以说是我做过最糟糕的事情了。”在第二周退出环法后,德福尔德很快又在比利时国家锦标赛的计时赛项目中取得国家冠军,并在当年的瓦雷泽世锦赛的计时赛中取得第六名的成绩。强大的石板路能力以及计时赛能力,简直就是第二个坎切拉拉。16b7f1ed68285871c457b82c781dfec1.jpg

一个冬天过去,主车群又来到冰冷的环弗兰德斯赛场。在教堂山上,作为卫冕冠军的德福尔德发动强势进攻,一骑绝尘,最后几公里他基本锁定赛事冠军,兴奋的德福尔德开始握拳庆祝。群英荟萃的主集团落后他一分钟之后方才过线。自此德福尔德成为了两届环弗兰德斯冠军,那时候他30岁,正值生涯巅峰,甚至有希翼成为马戈尼后又一个RVV三冠王。比利时人无不为他们的这位古典赛新王感到自豪,他们拥有汤姆·布南,拥有尼克·内恩斯,拥有斯泰恩·德福尔德,比利时古典赛军团可谓不可一世。“即便可以,我也不会拿我的任何一个环弗兰德斯冠军去换环法领奖台。”本来德福尔德的未来无可限量,没人能够料到,这 位两届弗兰德斯冠军已经触及自己生涯的天花板,再难有寸进。

2009那一届的环法,没有人能够挑战盛极一时的康塔多,即便是曾经的七冠王阿姆斯特朗也显得不堪一击。你能够在主将集团里面看到萨斯特雷、施莱克兄弟、维金斯甚至尼巴利在苦苦地追击康塔多,但是你没有看到过德福尔德的身影对不对?他仅仅以总成绩80名草草收场,古典赛场得意,而环法却灰头土脸。自那之后,斯泰恩和他的环法冠军梦终于一别两宽。一个月后在环西仅仅取得总成绩85名。那时候他的的体重已经接近80kg,争夺大环赛其实已经无从谈起。对于车手技术高度车手技术类型分别森严的现代,一旦你走上北方古典赛车手之路,就很难再进入大环赛总成绩车手之列了。高度专业化的竞技体系下,所有争夺成绩的车手需要精确定位自己的专项,而其它的车手则会作为副将帮助前一类车手争夺目标成绩。“全能”更多时候意味着“全不能”。

德福尔德的天花板

时间来到2010赛季,那一年春天几乎是坎切拉拉一个人的舞台。E3中坎切拉拉利用弯道甩开布南、弗莱查单飞取胜;环弗兰德斯,坎切拉拉和布南两位“神仙”一度斗得难分难解,最终坎切拉拉在教堂山爬坡一举击溃布南;仅仅一周后,坎神又在鲁贝赛场掀起风浪,利用集团合龙的时机巧妙进攻,正在吃胶调整的布南最终因为一时的松懈痛失荆州。而德福尔德在这些比赛中排名都在25开外,车队经理勒菲弗尔对他的表现颇有微词。下半赛季德福尔德才稍微找回一些状态,5月底赢得环比利时总冠军;6月底战胜吉尔伯特赢得国家锦标赛冠军;8月又以巨大优势赢下比利时计时赛冠军,成为比利时历史上第一位在同年同时赢得国家锦标赛大组赛和计时赛的车手。

静如水

在两个不太成功的赛季后,斯泰恩来到了无线电车队。在这里,昔日的对手坎切拉拉成为了他的主将,也正是在他的帮助下,坎切拉拉在2013赛季重现三年前的奇迹,连续赢下当年E3、环弗兰德斯以及巴黎-鲁贝,称霸当年春季古典赛,一次又一次的助攻中,德福尔德成功转型,成为坎切拉拉最得力的古典赛副将。PHOTONEWS_10431868-064.jpg

不久,在国家锦标赛中,这位老将迎来生涯最后一胜。锦标赛开始前德福尔德感觉自己状态非常充沛,但他的主管卢克正是主要对手吉安尼·梅尔斯曼的父亲,静水流深,德福尔德在环瑞士比赛中刻意降低自己的表现。随后在锦标赛中他方才活力全开,单飞取得胜利,梅尔斯曼落后近1分钟过线取得亚军。

2015赛季,坎切拉拉在E3比赛中摔伤下背,不得已缺席剩余古典赛。德福尔德临危受命,最后一次以车队主将身份征战北方。作为西弗兰德斯地区出生的“土著”,在35岁高龄下,德福尔德依然取得环弗兰德斯13名的成绩,跟随托马斯、奥斯、波扎托这些古典赛高手同一集团完赛。

漂泊末年

bQ6Uyg28wysziRDLscMWwj.jpg

随着坎切拉拉在2016赛季退役,崔克车队不再需要那么多古典赛车手,这位曾经风光一时的老将并不打算就此退役,因而一度面临失业的窘境,他只能跟崔克车队积极的沟通,希翼还能留在车队效力,好在后来维兰达斯车队同他签下两年合同,于是斯泰恩同CX巨星范阿尔特成为队友。17赛季斯泰恩一共有68个比赛日,仅有5场比赛没有完赛,可以看出这位老将依然在尽力维持着自己的竞技状态。18赛季范阿尔特离开车队,斯泰恩失去车队合同,正打算退役的时候,焦伦东车队又向他抛来橄榄枝,这支车队的主将马修·范德普尔正是范阿尔特最大的对手,范德普尔也打算在古典赛领域进行尝试,因而车队签下身经百战的德福尔德,希翼他的经验能够给马修带来一些启发。业已40岁的德福尔德依然兢兢业业地尽力完成参加的比赛。“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比赛,我一直努力让自己在顶级赛场尽可能久地保持竞争力,但是岁月不饶人,我的生涯走向尽头。”

“最近我沉迷于开拖拉机,在不断地学习。我生活在农村,卖农业器械颇有商机。”

“我还会继续骑车,但是已经不像从前比赛时候那样了,不再需要担心训练当中压力会不会太大,或是比赛成绩是不是不够好,我只需要享受自行车为我带来的乐趣,天气好的时候我会出门骑骑车,天气糟糕的时候我也可以一身轻松,’那就改天再骑咯’。”

他的生涯已然足够地辉煌,经历了这许多浮沉,对于40岁的德福尔德来说,确实是时候解甲归田了。ANP041119267-1.jpg

文:DR

德福尔德,比利时,环弗兰德斯,退役

上一篇:第六届宁德霍童溪国际山地自行车赛落幕,辽宁队包揽领奖
下一篇:最后一页

《365bet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至底部链接联系大家
广告

微信扫一扫了解更多

二维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